首页 > 走进洛南 > 文化洛南 > 正文
老黄扶贫记
时间: 2020-09-04 15:51 来源: 洛南县人民政府 作者: 刘宏伟 发布: 何玉玲 浏览:

老黄从机关会议室出来,一脸不高兴的回到办公室。

他不是不想去扶贫,关键是单位里他手头的事情太多,已经好几个周末都没敢休假了,家里老人身体又不好,娃上学要接送,还有个病妻,屋里一天都离不开他。

一想到刚才领导在会上“声色俱厉”宣布的死命令,他心里就有些熬煎,还有些“怯火”。

对于扶贫,他的认识是之所以把日子过不前去,最主要原因是“懒怂货”。现在这社会,人只要能吃苦,咋还挣不了几个吃饭钱。他觉得这几年扶贫就是针对这些懒汉,心里的怨气就不打一处来。可是有啥办法呢,不说这是政治任务,谁叫咱还是共产党员呢。大家都在“撸起袖子加油干”,他可不愿意当“脱贫攻坚”的反面典型。

要扶贫就得真抓实干,不能光喊口号,说干就干。

第一次入户,老黄就被眼前的境况惊呆了:破烂的院墙,破木板大门窟窿眼睛的,还七扭八歪,院子堆满了乱七八糟的烂东西,三间没有粉刷的旧房黑嘛咕咚的,窗门扇子都快掉下来了。怎么还有这么穷的人家?这就是他要帮扶的贫困户?

走进院子,一个面容黑瘦满脸皱纹的老汉正在台阶上捻笼还没晒干的药材,虽已经进入四月份,老者身上还穿着一件破烂的黑棉袄。见有人来,老汉停下手里的活,眯着眼睛问“你寻谁哩?”

“我问一下,这是胡发财家吧,我是新来的帮扶干部”。说话间老黄顺手掏出一根纸烟递给老者。

老汉接过烟说,“我儿子出门打工去了,么在屋里”。

这时屋里传来一阵骂声:跑出去死去啦,几年了没给过我一分钱,还不管我的死活。片刻一个蓬头垢面的老太婆从屋里出来,看着神情有点儿不太正常。

老汉说这是发财他妈,脑子有些问题。说话的时候给老黄拉了一个凳子。在老汉这儿了解的情况和村干部介绍的差不多,只是眼见的更令人震撼而已。

上门之前老黄对贫困户胡发财家的基本情况有所了解。家中三口人,父母年龄都快七十岁了,父亲早年上山放牛时摔断了腿,骨头接上了但还是一瘸一拐的干不了啥重活。母亲有严重的精神障碍,发财四十岁了也没个媳妇,目前家里能出门挣钱的也就他一个人。地里虽然也有些收成,可一家子的吃喝拉撒也只够糊口而已,更何况两个老人还都是病病。

哎!这日子过的咋这么熬煎人呢。从这个破败的院子出来,老黄心里有了负担,和村支书细细的谝了一下午。

其实村里也在积极的给贫困户想办法。这几年逐步给这些比较困难的贫困户解决了低保,每季度都有低保金。村里还鼓励他们种植药材、栽辣椒,也有些补贴。

村支书说,村上能出去打工的差不多都走了,全村剩不下几个小伙子啦,说个难听话,就是村里死个人,连抬棺材的壮劳力都凑不齐。

其实老黄也是农村出来的,他知道现在农村的年轻人都出门打工去了,只有老弱病残和上学的小娃在家留守。自己帮扶的贫困户胡发财家也是这么个情况,这可是个很麻缠的事。

张支书,你是老村干部,也和他家是近邻,他屋的情况你最了解,你看胡发财现在最急需的是干啥事?看我能帮上啥忙?

发财家的麻烦事多了,别的不说,就他屋脏的和猪窝差不多,连个下脚的地方都没有,门窗坏的都关不住。给说了多少回了,让他赶紧给他妈把残疾证办了,这样还能领一点残疾补贴,再把他妈的病好好看看,一犯病就胡跑,操心太太。

从支书家出来,老黄脑袋里全是胡发财家的事。门窗要换,屋里屋外要打扫,他妈要办残疾证,还要看病……

第二天开始,老黄就着手联系县残联、县医院给发财他妈办残疾证、看病,联系镇民政办申请困难补助,自己再拿出几百块钱,买砂子水泥,让张支书帮忙到村上找个匠人……为胡发财家的事张罗开了。

紧接着,一直在外打工的胡发财也回来了。第一次见到这个比老黄小五六岁的发财时,老黄觉得要比他“老”很多。又黑又胖的脸上尽是“痴相”,也不咋爱说话,问一句哼一声。说要把他家给收拾收拾,他就一句话“我么钱,拾掇喔弄啥哩”。

老黄反复给他讲,这不用你掏钱,东西都准备好了,人也寻对了,明就开始给你收拾。你的任务就是把屋里头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整理整理,没用的清理出去。明早起来早些干活,你给烧些水就行了,其它的你都不用管,干活的时候你帮帮忙,搬个砖、和个水泥你看行不行?一听说自己不掏钱,这个看起来“闷闷”的小伙一下子变“灵醒”了,满脸堆笑着答应。

开工这天,老黄来的很早,可一看到昨天给发财安排的活就么动弹,心里有气但还是忍了,毕竟第一天干活就说人家也不太好。只能亲自动手指挥着发财把杂活干完已经是十点多,天也有些热了。在大太阳下和水泥搬砖,很久不干体力活的老黄不一会儿手上就是几个血泡,浑身上下满是灰土。汗水顺着额头流下,蛰得眼睛辣疼。虽然累的呲牙咧嘴,但还是不敢歇气的干着。他这才发现发财还真的有些懒,不是喝水就是抽烟上厕所,干不了一会儿就坐到树底下凉去了,要么就找个借口出去跑一会,弄得匠人都骂他是个“溜逛锤”。

一个大门、两个窗子都是老黄帮忙从二手市场买来的,虽说有些旧,可好歹结实耐用。屋里头没用的东西都让老黄给扔到垃圾箱了,院子也进行了平整,把碍眼杂乱的东西归置归置,一进门就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。快完工的时候,老黄打电话让三轮车送来了提前在旧货市场买的一张旧沙发,好歹也有了坐的地方。张支书紧紧拉着老黄的手说“没看出来,你还真是一个的干实事的人”。

在老黄的心里,他不是为了这个虚名头,他是一个不干就不干,干了就要干好的人。既然已经来了,就得把这个贫扶好,他见不得那些光喊口号不务实的花架子式的扶贫。

其实在扶贫这件事上他有过情绪,也矛盾过。起先的时候,他觉得放下单位的工作和家里一大摊子正事不干,跑去帮扶那些“懒怂”是个瞎扯蛋的事,他心里是一百个不愿意的。可当看到胡发财家的情况,他开始同情起这家可怜人了,毕竟发财缺少奔头,家里也确实困难,所以他决定要尽力去帮扶一下这个“扶不上墙”的小伙子。时间一长,他发现这家伙还是个“大滑头”。

自从拾掇房子胡发财回来后,就再也不想出去打工了,他嫌打工太辛苦,整天除了睡觉就是上下转游,毕竟地里的农活也不多。老黄看出来这是他的“懒病”犯了,知道国家给的低保和老人的养老金基本够日常开销,加上现在有人帮扶,耍开死狗了,啥都指望国家。“反正你们是扶贫的,我生活不下去有人着急”,他胡发财肯定是这么想的。

老黄想,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就没法帮扶了,这种想法绝对要不得,也根本扶起来。

他曾算过胡家的收入账,家里中药材、辣椒地,加上低保、老人养老保险等等好政策,差不多年收入也就七八千块。如果胡发财能出外打工,一年下来最少也能挣个两万左右吧。可这懒汉压根不想出门咋办呀?

这天一大早,老黄早早从县城赶来,还给拿了几件自家和亲戚不穿的旧衣服。进门都八点半了发财还没起床,这下老黄是真的燥了。想想这几个月见到的各种各样的“瞎毛病”气就不打一处来。一向不说粗话的老黄开骂了:一个大小伙子,懒怂耍奸,干活不咋样,说话还死难听。我从县城都来了,你还在睡大觉,长了一身懒肉,是为了我的啥?当个贫困户还光荣啦?啥事都等都靠,你把自己当爷啦,光长了一副老实脸……这一通训呀,一点儿面子没给留,他想把胡发财骂醒来。

骂完胡发财,老黄立马跑去找张支书,既然他懒怂不想出门,看能不能给安排个保洁员或者护林员公益岗位。支书脑袋一拍兴奋地站起来,这狗日的胡发财运气就是好,前几天咱村一个护林员嚷嚷着要出门打工,不干护林员了,村里年轻人都出门了,我还正发愁寻不下合适人哩,都没想到这货。没有征求胡发财的意见,老黄就给定了。就这样,胡发财当上了护林员。

老黄教训发财,要干就给我干好,不要给支书还有村干部丢脸,这么多人都替你操心,你还不想办法挣钱。你屋里的事你就是主角,我只是帮扶,是配角,不管咋弄还要靠你自已努力。经过几次“调教”,他发现胡发财有点怯火他了,也慢慢变“灵醒”了。还试探着给老黄说,他以前是开三轮车的,想买个旧三轮拉拉货。老黄心里很是高兴,看来自己的帮扶思路是对的,这样下去明年绝对能脱贫。

老黄给帮忙贷了三万元小额信贷,没几天,胡发财就买回一辆八成新的二手农用三轮车。

年底的时候,老黄接到胡发财的电话,说他妈的病看的现在好多了,残疾证也办下来了,自己的护林员工资,再加上跑三轮挣了些钱,这半年还净落了成万块钱,他计划明年好好干,看有合适象了,还想成个家……

老黄笑了,感觉自己很牛!(有虚构情节,勿对号入座)

(洛南政协办 刘宏伟)

网站导航
  • 本省各市网站
  • 区县政府网站
  • 其他友情链接